旧版主页| 往年试题(2013年及以前)| 往年试题(2013年-2017年)| 往年作文(2013年及之前)| 往年作文(2013年-2017年)| 我要投稿 网站导航
您现在的位置: 大鹏语文网 >> 写作方法 >> 名师指导 >> 正文

高考作文怎样写才可以得满分

作者 : 王哲 来源 : 品茗轩 时间 : 2012-9-4 15:13:15

广告

先看一例作文题目:阅读下面的材料,按照要求作文。

日前,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协和医院泌尿外科主任、教授、博导、国家973项目首席科学家肖传国在浦东机场被捕。原因是他涉嫌雇凶。肖传国承认,他用10万元人民币雇人袭击“学术打假斗士”方舟子,意在报复方舟子。肖传国认为,方通过媒体、网络对他的学术成果进行打假,导致其未能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

事发后,华中科技大学表示绝不会袒护肖传国,将根据司法部门调查结果对其作出相应处理。记者电话采访了协和医院泌尿外科的几位医生和多位武汉医疗界知名人士,他们告诉记者,肖传国手术做得很棒,但个性太强。一位泌尿外科医生甚至称,肖传国情商较差。一个熟悉肖传国的医疗界人士透露,肖个性偏强,在学术交流时有些偏激,他的一个北京的好朋友就因一次聊天时,肖传国有人身攻击之嫌而与之绝交了。

请自拟标题,写一篇800字左右的作文。满分70分。

自2009年起,为保证高考作文阅卷的公正公平,由华东师范大学主持,上海市相关部门启动了高考作文阅卷教师全员培训。培训的主要方式是主办方事先设定几个作文题目,由高中生写作完成,阅卷教师现场评阅打分,以考核其阅卷水平,也帮助老师理解作文评价的标准。

“肖传国事件”就是其中一个材料作文题目。对这个材料在审题方面的要求是:首先把握材料的主要意思:肖传国报复方舟子事件。围绕这个事件有三层意思:第一是报复的简单过程,第二是华中科技大学的态度,第三是同事对他性格为人的评价。按照材料作文的批改要求,结合三层写或者从某一个层次出发来引申、分析、拓展,均算正确。中心组特别提醒参训教师,不要事先预设主题,更不要仅仅以立意的高下深浅作为确定几类卷的唯一标准。要结合“怎么写”和“写什么”来综合评价作文。

《专家的沦亡》是一篇满分作文。对这篇作文给予满分,出于以下考虑:第一,学生作文尤其是考场即席作文,不是深思熟虑的创作,因此评价不能太严苛,满分作文也可以有不足甚至有缺点。第二,满分作文的评价标准不可缺少的一个原则,就是有比较深刻的思想、独特的角度或者其它方面的独创意识,而这篇作文在这方面做得恰恰是相当优秀的。第三,如何把握批评的度,是一线老师在教学中感到头痛的事情,正因如此,为求保险,有的老师干脆基本否定了学生这样的写法,其结果是我们在高考作文中见到的更多的是思想相似的写作,很少见到独特大胆、尺度把握恰当的好作文。所以给予这样的文章满分,其实是向广大师生说明,写有品位的真话,说我们听得懂的人话,以有说服力的独特性来表达,是学生作文应该努力的方向。

《把纯粹还给学术》,被评为一类中等的作文,与第一篇的差距有两点:第一篇文笔老到有个性,第二篇规范清晰,但个性比较缺乏;第一篇的思考有深度和广度,第二篇文章在切入点较为深刻,但更进一步的思考尚嫌不足。然而,一个高中生面对这样一则极具时代性社会性的材料,能够在短时间内用如此简洁明了的语言来分析事件原因以及我们由此应该思考的问题,实属不易,所以也应该进入一类卷。

给《偏激是事业的坟墓》以“二类中”,是希望老师确立如下观念:“二类卷”并非好作文,而只是语言、结构、立意等方面比较合格的文章。以往第一线的老师在作文评价当中,把二类卷当作比较优秀乃至很优秀的作文,给予学生58分以上都十分吝啬,这不仅伤害了学生的写作积极性,而且也不符合学生的实际。所以,看起来平淡无奇但内容充实的文章获得“二类中”对学生学习作文,教师有效进行作文教学,都有不可替代的意义。

显然,《中庸之道》的审题产生了偏差。高考阅卷对于离题的作文一向不给不及格,即使语言表达再好,思想再深刻,也不能越过此线。审题错误、思想深刻的文章中相当一部分是事先背好的套题之作,如果给予更高的分数,将会有相当一部分不喜爱写作的学生,背好文章应付了事。给予这类作文不及格,有利于确保高考评价的相对公平。

另外,希望通过这几篇作文,中学生能够明白,好作文不可能一蹴而就,所谓“应试作文”倘若没有长期的语文素养乃至综合素养的积累,不可能获得阅卷教师的青睐。正所谓:“根之茂者其实遂,膏之沃者其广熠”。

把纯粹还给学术

日前,华中科大教授、国家“973”项目首席科学家肖传国被捕,原因是雇凶杀人。而事情的起因,只是他认为方舟子的“打假”行为使他未能当上中科院院士。

这样一件似乎有些荒诞的事,让我们痛心疾首,唏嘘不已。原本一个前程似锦的科学家,完全地毁在了自己手里。有人说他个性太强,情商偏低,甚至有些偏激。诚然,他的这些特点是这件事发生的原因之一,我们看到更多的是现如今学术界的功利和一种纯粹的流失。

中国人一直在问:为什么我们没有自己的诺贝尔奖获得者?教育部把它归咎于教育体制和在教育上的力度问题,接着就是大刀阔斧的改革。可二十几年过去了,一切还是老样子。反观日本,在提出一个狂妄的“五十年出三十个诺贝尔奖”计划后,却一步一步地接近自己的目标,并不因为别的,而只是学界的风气。像日本的一位获奖化学家白川英树,他研究了一辈子高分子材料,在晚年才获得诺贝尔奖。而在中国,很少有科学家耐得住性子十几年研究同一个项目,总是想着如何出成果后晋升,名利双收。更别提肖传国之流,为了中科院院士的头衔急红了眼。科学本身就是最神圣、最奥妙的,它需要潜心地去研究。它本是一个纯粹的圣地,如今却似乎夹杂着一些铜臭气。肖传国正被这样的铜臭熏坏了思想,为中科院院士的头衔葬送了自己的一生。

同时让我感慨颇深的是斯蒂芬·霍金,一个几乎与牛顿、爱因斯坦齐名的物理学家。有人曾这样描写过他在剑桥大学的生活:远处缓缓地过来了一辆轮椅,斯蒂芬·霍金坐在上面,似乎在沉思什么。没有人打扰他,没有人找他索要签名,更没有记者。是的,只有在剑桥才可以有一个如此纯粹的环境,只有在剑桥才会孕育出像斯蒂芬·霍金这样的人物。那里没有喧嚣,没有名利,有的只是智者在剑桥上沉思的风景,还有惊世骇俗的一篇篇论文。

试想如果肖传国一直都处在这样一个纯粹的环境里,或许他也没能当上中科院院士,但他一定是一个出色的医生、教授、博导,一个令人景仰的科学家。只是现实没有如果,功利心已经“残害”了无数才华横溢的人。中国学术界如今最缺的是一个纯粹的环境。

曾有外国学者来华交流,看到校内的等级制度大为不解。原来,中国大学的校长都是有“官位”的,有的是正厅级,有的是副厅级,校园俨然成了一个小官场。回想蔡元培时代,他的第一守则就是不当官,甚至还曾为一学生看行李在门口等了一天。这样纯粹的学风实令人向往。

呜呼!谁能带走嫌犯肖传国,而还回一个教授肖传国呢?谁能把纯粹还给中国学界呢?也许我们的教育改革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点评:此文不仅针对肖传国事件,更对中国学术界所存在的问题提出追问,提出学术、学者应该比较纯粹,更应该有纯粹的环境,这显然已经将对个体事件的思考引向深入。所谓深刻,其表现之一便是此类作文。此文写法上是比较规矩的议论文。行文属于“老师可以教的出来的”规范之文。对此也应该加以鼓励。但此文距离满分尚有距离。主要原因是对纯粹环境消失之社会原因缺少分析。(65分)

[1] [2] 下一页

微信支付宝支付